1

舟山秘鲁鱿鱼合作销售稳定出现摇摆

引发全球鱿鱼业界近期高度关注

 

舟山被称为”中国鱿钓渔业第一市”,魷鱼产量占到全国的60%以上,其中主要作为加工原料的秘鲁原条鱿鱼占到全国的80%,目前在外相应捕捞渔船200余艘。

去年下半年因为拉妮娜现象,海况有利,东南太平洋西经赤道渔场秘鲁原条鱿鱼不仅鱼发较好且时间较早,产量较高,销售压力增大,加上舟山魷钓以群众民营为主,分散经营,合作销售缺乏强有力的合力,加上疫情持续时间越来越长,内部矛盾交织加剧激化导致合作销售稳定状态出现摇摆,一石激起千层浪,据悉目前舟山各方对此也高度关注,正努力化解危机。

鱿鱼价格保持稳定,不仅有利于上游捕捞一产,而且也有益于下游鱿鱼出口加工业,供应链的完整性和协同性,已成为衡量一个地区产业发展实力的重要指标,能否平稳过关,避免鱿鱼上下游动荡,全球鱿鱼业界正聚焦舟山,各方都密切关注舟山鱿鱼合作销售组织的摇摆稳定走向。

2

俄罗斯狭鳕原料产量锐减

Norebo不再向中国出口H&G

2022年起,俄罗斯最大的渔业公司Norebo Holding决定不再向中国出口狭鳕H&G(去头去脏)原料,并转向PBO鱼片的生产。Norebo副总裁Sergey Sennikov告诉UCN:“2022年我们没有向中国供应H&G的计划。一部分H&G将进入本地及其他市场,总体上讲,我们要减少H&G产量。公司计划增加远东地区大型捕捞加工船的产能,将鱼片(鱼砖和其他形式产品)作为主要产品。”

“Norebo与其他生产商不太一样,我们没有专做H&G的船只。因此H&G的产量要最小化,这当然也取决于渔获物的具体规格。”Sennikov说。未来几年,Norebo计划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增加四条全新狭鳕捕捞船,目前在建的船只共有10艘,其中四艘将派往远东,另外的六艘将在俄罗斯西部海区执行真鳕和黑线鳕捕捞作业。

3

2022年全球巴沙鱼产量或将下滑

美国市场不确定性增加

美国国家渔业协会(NFI)主办的全球海鲜市场会议(GSMC)上,分析师预测2021年全球巴沙鱼产量约325万吨,2022年将减产15万吨至310万吨。全球前五大巴沙鱼生产国分别是越南(150万吨)、印度(66.2万吨)、中国(46.8万吨)、孟加拉国(46.5万吨)和印尼(20.6万吨)。

越南渔民作业中

2021年三季度,越南湄公河三角洲地区因疫情导致的劳动力短缺和加工产能下降,致使巴沙鱼投苗率下降30%至55%。例如,许多越南加工厂强制要求为员工提供食宿,增加成本负担,熟练工稀缺,导致产值下降。一位消息人士称,目前越南产能恢复至80%左右。

美国进口商受到一些监管干预,导致商品采购习惯发生了重大变化。疫情加剧了市场的波动性,巴沙鱼在消费者中知名度较差,餐饮业衰退期间许多餐馆都不选购。巴沙鱼在美国餐饮菜单上的比例不到1%,很多消费者甚至不知道巴沙鱼,只有大约3%消费者表示喜爱这个产品。倘若销量下滑,供应商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来弥补,运输问题又增添了市场的复杂性业者称,“今天从越南订购一条巴沙鱼集装箱,可能需要8个月才拿到货。作为喜爱新鲜水产品的商家,我不确定他们是否还有耐心。

4

海胆、鲑鱼子价格暴涨两三倍

日本年货市场多种海产品涨价

 

对于人均海鲜消费量位居世界前列的日本来说,各种海产品是日本民众年货采购清单上少不了的食物。但是今年不少海产品的价格却大幅上涨,比如日本年夜饭里面常见的海胆、鲑鱼子的价格就上涨到去年同期的两到三倍。

主要原因是今年秋季北海道附近海域出现了大规模赤潮,造成大量海胆和鲑鱼死亡,预计经济损失将达到17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亿多元,成为日本国内损失最严重的一次赤潮。此外,受海水温度上升等环境因素影响,日本今年秋刀鱼捕捞量也比去年同期减少三成以上,连续3年创下新低。

另一方面,在石油价格上涨和日元贬值的背景下,日本进口海产品的价格也一路水涨船高。各种进口螃蟹、章鱼等海产品价格接近去年的两倍。传统鱼糕是日本年夜饭中不可或缺的食材,它的原材料——鱼糜大量依赖进口。有店主表示,因为制作鱼糕的原材料价格上涨,今年鱼糕的进货价格比去年涨了一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