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国生鲜零售大会上,我们组织了一场关于海鲜市场的圆桌探讨,这个市场的未来在哪里?价格走势会如何?

新冠疫情以来,对整个海鲜市场的冲击很大,尤其是进口市场。大家普遍做得比较艰难。

要如何看待这种冲击则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积极的看法是,新冠疫情在海鲜市场砸出了一个罕见的低点,所以,能撑过当下的“黑暗”,未来将会收获灿烂的阳光。

只是这种“灿烂”,可能不会是对过去的简单重复,可能会有一些消费结构、消费品类的变化。

悲观的看法则是,不知道“阳光”要多久才会出现,“灿烂”之前,可能倒下一大批企业。

基于此,2020中国生鲜零售大会上,我们组织了一场关于海鲜市场的圆桌探讨,这个市场的未来在哪里?价格走势会如何?

参与本次讨论的有:国内最大巴沙鱼供应商之一峰雷国际总经理辛凤雷、北京超市发营运总监康海力、苏宁物流集团便利店及冷链物流运营中心总经理陈伟,嘉宾从供应、零售运营、物流三个层面来探讨海鲜市场未来发展。主持人则为《商业观察家》外部专栏作家王旭东。

(以下内容根据圆桌讨论实录整理)

王旭东(以下称主持人):疫情对海鲜市场的影响比较大,大家对疫情后市场怎么看?

辛凤雷:其实今年疫情,对海鲜市场来说是个灾年,不是虾出问题,就是三文鱼出问题。我们是做中低端的海鲜水产,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今年疫情对高端龙虾这样的食材,冲击是很严重的。

我们主要是做巴沙鱼,从我们公司进口数据、每个月的进口数据来看,一直是在增长。

后疫情时代,对海鲜市场的打击肯定很严重,主要是针对海鲜某些产品。

但海鲜的饮食文化不会改变,未来生鲜板块中的海鲜是我们整个饮食文化中的重中之重。所以,冲击只是短暂的,个人认为,不会是长期的。如果今年12月疫苗出来,我相信海鲜还是会走在风口上。

康海力:这次疫情给我们整体的海鲜市场有一个重创,从超市发经营来说,疫情第一波的时候没有什么下降,但是在北京出现新发地疫情以后,我们下降非常厉害,下降了50%,特别是进口水产,接近为零了。

(但)我觉得,这只是一个暂时的情况,随着疫情的好转和消费的恢复,我们水产市场还是会上来的。

从目前情况来看,我们的销售已经到了去年同期的九成左右。(所以)我认为,这个疫情对于水产的销售,应该是一个逐步恢复的过程。

未来可能会有两个比较大的影响。第一,因为消费者通过这次疫情,更加关注健康和安全,我认为在水产品上,具有健康安全特性的产品,会受到消费者和市场的认可。包括从采购渠道来讲,也会采购有相关认证的水产品。

第二个,现在对进口水产品影响非常大,国内随着需求的恢复,国内水产品市场会逐步扩大,国内很多水产品的厂家会面临出口转内销,这对国内水产品是一个很大的发展机会。

陈伟:我和大家看的角度不一样,我是从物流这块角度看疫情对海鲜商品的影响。

 
从物流的角度,还是从冷链物流的角度来看,现在进口的海产品,或者说是国内的生鲜食品,在疫情期间,根据我们的物流反馈数据,确实有很大的影响。苏宁的体系、便利和物流主要服务于苏宁门店、网上超市和线下家乐福。
在疫情初期,整个与物流相关的服务,包括商品销售,肯定都受到了影响。但是,自4月份以来,疫情相对稳定后,包括我国整个生鲜市场的上涨和我国速冻食品市场的回升,这些数据都处于平稳持续的回升之中。
主持人:疫情对海鲜冻品市场的影响似乎更大,冻品市场未来好做吗?

辛凤雷:水产冻品这块在整个行业中,其实没有一个(大的)品牌,所谓的品牌也是地方品牌。

大家应该了解,品质做好了才有品牌,老百姓才认。

冻品现在要恢复,从进口数据来看,(过去我们公司的巴沙鱼)在全国来说是占了10%到15%的进口比重。我们现在的进口量占全国的进口量只有8%。8%就是整体下降。
 
从巴沙鱼产品来看,从二月到疫情期,它其是一直在增长。从某一个产品角度来看,对整个的海鲜需求,总体上没有下降。只是一些国外制造商的生产和国内库存积压会导致经济停滞和数据下降。因为海关需进行核酸检验,现在是100%检验,自7月以来,所有进口产品都进行了100%的消毒和检验。
 
我想告诉你,根据初步计算,现在单多尔虾应该有8000个集装箱(库存),消化需要几个月。我们在中国有50家直营,每个批发市场的信息我们也都知道
 
中国所有的冷库一年四季都有肉和海鲜。现在消费正在缓慢上升,但也需要三个多月才能消化。例如,这几天尔虾虾库存有所减少,因为进口量减少,但虾产品销量上升了不少,但库存量也可能在6000-7000箱左右。
 
在我看来,今后冷冻食品要恢复,首先要看国家能否控制疫情。如果控制住了,可以说三到四个月就能恢复,就像2003年的非典一样。这是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的。
 
不过,我们一点也害怕,我们与同行讨论今年会发生什么。(但是)事实上,中国的饮食文化不会改变。每个人都喜欢吃海鲜,当饮食文化不改变时,疫情的影响将是短暂的。
 
就我个人而言,如果疫苗能在12月推出,我相信明年三四月份海鲜会很快恢复。因为现在国外所有的海鲜都崩溃了。任何一种海鲜都崩溃了,比如鲑鱼。我国鲜三文鱼现价每公斤20多元,低于养殖成本。
帝王蟹大约130元一公斤,而在国外是70多元一公斤。在国内通关纳税不到90元。当外国崩盘时,他的渔业和农业都没有停止。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机会。这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它。这对老百姓来说有好处。
(虽然)现在国外所有海鲜都在崩盘,今年都非常难过,但是我们不要有悲观思想,扛过这一年,明年阳光灿烂。

康海力:冻品确实恢复比较慢,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冻品是进口水产品,再加上时不时的爆出新冠疫情的事,所以冻品的恢复,更多要看疫情的发展状态。

个人觉得,冻品要比活鲜有潜力。冻品未来要怎么发展呢?

首先是看疫情,如果我们疫情可以相对比较稳定,到今年年底的时候不出大的变化,我相信在明年的时候,我们整体的冻品市场会恢复起来。
冷冻产品要做好,需要两个(基础)。首先是消费者教育。因为这种冷冻食品大家认为没有鲜活的有营养,我们希望消费者了解这种冷冻产品的营养和活鲜的营养其实是一样的。我们应该让消费者知道这一点,这样冷冻食品市场才能得到很好的发展。
第二个,冻品在技术上(如何做好),如果冻品的保鲜技术、加工技术,可以让口感和味道做到和鲜活产品一样的话,冻品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陈伟:我不是销售冷冻产品这块,我不是专业人士。7月,中国水产品流通加工协会会长对2020年中国水产品贸易形势进行了分析。他说,受疫情影响,今年1-6月,我国水产品出口值下降16.25%,进口值同比下降9.27%。其实,这份报告是上半年的数据。更多像是北京和大连的水产品,三季度有大的下降趋势。
 
我们看国内的销售,有很多水产商铺,或者说进口的商家,在内销这块,比如在苏宁的线上超市的数据,和我们服务的第三方客户数据来说,今年上半年,他们通过线上销售渠道的调整,还有直播这个新流量的带动,在我们服务的客户中,他销售的增长,包括量的增加,是在逐步恢复,相比往期还有一定的增长趋势。
 
主持人:今年国家强调了内循环,冻品主要是做进口海鲜,这一块的影响有多大?

辛凤雷:关于冻品海鲜能不能做,4、5月份的疫情影响,(当时的背景是)国家海关没有明文规定。

现在,我们所有的冻品,包括肉类、鱼类、虾类,每一笔是全程百分之百消毒,我自己有清关公司,现在的消毒是“惨不忍睹”,都要经过很多道程序。
 
现在所有进口到中国的产品都可以说100%可以,没有问题。但是为什么鲑鱼会有问题呢?这是因为在4月和5月,国家没有发现病毒会来从包装传进来。当时,病毒并不是从肉里带出来的。
目前,包括红肉在内,中国进口的所有冷冻产品中,80%都是进口的。我们很多东西都是进口的,进口不安全吗?只是有些国家的一些产品有一些瑕疵,现在国家海关对它们的控制非常非常严格。现在,再次进口的海鲜和肉类不会像4、5月份那样出现问题。现在基本没有问题了。
康海力:进口海鲜能不能做,肯定是能做的,但是当前这个时间段要不要做,希望大家斟酌一下。
 
像辛总已经做了,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做下去。我们如果没有做的,想做,就需要放慢脚步,看看疫情的发展。毕竟,我们可以看到国外的疫情非常严重。
 
但我认为这个进口海鲜市场需求量很大,因为海鲜本身就是一种高蛋白、低脂肪、营养价值很好的商品。未来海产品的消费潜力很大,消费者的需求也很大。

我们怎么做?首先,我们要手续全,检测齐全,必须要经得起检查。其次,从目前来看,进口海鲜的价格也是一个低点。未来低价、平价进口海鲜市场空间较大,但还是那句话,这取决于疫情的发展。
 
主持人:相对冻品,现在也有人士看好活鲜市场发展,认为疫情会为活鲜带来更大的机会?

辛凤雷:这其是是两个逻辑,活鲜属于地方性产品,因为它需要长途运输方式保存。

据我现在了解的情况是,活鲜为什么做不起来,运输保存就是一个痛点,因为活鲜的运输是有弊端的,运输车和一些东西存在一些弊端。

如果说这次疫情对活鲜是一个机会,只能说是短暂的机会,因为大趋势在这儿,谁都没有办法。
我们现在基围虾需要30到35元一斤。当我们从国外进口,只有20多一点。你可以算一下,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一定会选便宜的。他们的产品很好,因为我们在中国的土地有限。在养殖过程中,我们需要增加成本段,这里我从不主张那样做。
养殖是可以的,但是我们需要养殖更高端的产品,不添加任何东西的话,成本会更高,成本如果高了老百姓也接受不了。
 
现在国家提倡大规模进口,包括11月世博会开幕,也提倡大循环。你从去年就可以看到,国家一直在消减养殖地区,能不养殖就不养殖了。这个活鲜的市场,只能说是的消费品。
 
在我看来,生鲜食品绝对不是未来海鲜的主流。如果放在20年前互联网不那么发达,我们就去菜市场买些活鱼吃。现在,现在我们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需要更高质量或更多种的需求,规模化只能走进口冻品,这是趋势,谁都改变不了。
康海力:我也认为冷冻食品比活鲜好,因为对我们来说,活鲜其实是我们的一大痛点。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专业的技术人员,需要会养,会卖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些事情,将会对我们的经营产生很大的影响。
 
因此,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另外,我们做社区店,很多社区店规模不大(店面面积),也没有那么多资源,所以我们大部分会舍去活鲜,多做冷冻产品。

另外,从消费需求的角度来看,我们现在需要的除了安全卫生之外,还需要方便。新鲜食品与冷冻食品相比不方便。从方便性的角度来看,我们仍然认为冷冻食品的发展潜力要优于新鲜食品。
主持人:最后想请教一下“大海鲜”市场的未来发展,低点之后,未来价格走势如何?

辛凤雷:像龙虾、帝王蟹这些东西,高端海鲜产品这两年一定是起不来的。为什么?因为是国家大方向,比如反腐,这个很现实,会制约这个消费。
 
其次,在整个疫情之后,我国的内部流通对高端海产品的消费也是一个打击。但像带鱼、虾一样,这些也是海鲜产品(小海鲜)会迅速成长。目前,农村一桌菜有很多(小)海鲜产品。因此,相对平民的海产品还会继续增长。
 
中国最大的海鲜品类包括带鱼,每斤五六元。它很平民化。中国的高端人群只有几千万,更多的人是平民,他们喜欢吃带鱼。因此,高端产品在未来两年不会好起来。可以说,价格在10元一斤以上的低端海鲜产品在这两年却会依然火爆。
因为现在国家一直在限制(奢侈海鲜消费),因为每个人赚钱都很难。那么,如果我想吃海鲜,我就吃带鱼和虾,大家会去消费这块的。
康海力:海鲜价格下跌我觉得这是件好事。我不知道你想吃海鲜还是猪肉。我很想吃海鲜,但过去因为价格太高买不到,所以我吃得少了我希望这个价格能低一点。
另外,我认为这个低价是我们拓展海鲜市场的一个机会。短期内我国进口海鲜产品将基本维持。这样一来,国内产品的需求就会增加,而价格可能会因为需求的增加而上涨。但总的来说,价格仍处于低点,这将大大有助于我们整个海产品市场的发展。
主持人:海鲜市场有可能成为一个万亿级市场吗?

辛凤雷:还是刚才那句话,我们都在等疫苗,归根到底,疫苗出来一切都好。
 
在我看来,海鲜的恢复时间特别快,因为在5月份的三文鱼出事。当时,停了大概一个多月,没有再次出现问题,后来就恢复的很快了,瞬间下来,瞬间上升,也就十几二十天。
 
如果疫情得到控制,到12月份,我不是说只有中国控制,而是全世界控制,因为我们消费的海产品来自世界很多国家,那么就会出现井喷式增长。
 
现在很多外资企业主已经开始“上吊”了,一大批小企业倒闭。唯一能留下的就是这个行业的NO1的级别。他们在等待疫情的结束,没有意外,只要开始接种疫苗,三个月后就会恢复。
0